首页 > 新闻动态 > 知识科普
最热推荐
联系我们
微信公众号 添加微信客服
1扫一扫图上二维码
2咨询系统开发报价

电商直播与传统电商的区别

2020-12-16    浏览量:

  互联网电子商务直播前世。

  顾名思义,在线电子商务直播是指在媒体技术的动态演进中,电视购物、电子商务等商业模式不断融合发展的结果。回到过去,网络电视直播购物和传统电子商务其实早在90年代就有了。

  具体来说,互联网电商直播1.0时代是电视直播购物和传统电商的世界。电视直播购物依靠主持人和厂商代表介绍产品功效,电视中的消费者陈述使用效果,让媒体广为知晓,因其生动的宣传而备受追捧。

  传统电商通过“人找货”的方式进行搜索购物。用户在网上通过关键词搜索来选择产品和下单,主要靠有文字的图片来获取产品信息。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电视购物开始衰落,传统电子商务强势发展,引入短视频进行动态介绍,电子商务直播进入2.0时代;

  网络直播技术的出现,赋予了传统电子商务更丰富、更立体的产品展示形式,实现了线上线下的即时互动,使线下导购在线,线下产品可用,从而实现了从“人找货”到“货找人”的转变。电商直播已经进入3.0时代。


直播电商

  网上电子商务直播的本质和特点。

  其实直播电商的本质是消费升级。在物质极其丰富的背景下,用户过去只凭商品价格和功能参数判断的消费行为模式已经过时,在消费过程中越来越注重精神消费过程。所以,直播电商的本质是消费升级背后的用户需求升级,人们在直播电商消费中的消费是一种精神需求。电子商务直播通过消费数据和消费导向,使商业和情感的传递以及人性的结合更加紧密,从而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需求。

  此外,实时电子商务的主要特点是:

  第一,互动性强。Live电商具有“live+co-site+interaction”的特点。主播不仅在直播现场与用户沟通,还与主播及其他用户沟通,并能及时与主播互动。这种强烈的互动远远强于之前的移动电商和社交电商,更容易获得用户的信任。

  第二,IP属性强。IP是知识产权的缩写。具体来说,主播有很强的IP属性,在用户心目中有独特的标签,是一种情感寄托。无论是商业领袖,比如马云、马花藤;或者明星,比如范冰冰、李小璐;或者是带货的主播,比如辛巴、、魏雅、李等。,或者网上名人,比如Papi酱等。,都有很强的IP属性。

  第三,高度分散。一方面,live电商的主播更多,类型更丰富,另一方面,主播除了电商平台的公共平台之外,还有自己的私域流量。总的来说,相比之前的电商,live电商更加分散,也为更多的主播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和可能。

  网络电子商务的传播逻辑。

  线下店铺场景的还原。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普及加速了罗伯特·绍贝尔和谢尔·伊斯雷尔所谓的“场景时代”的到来。大数据、移动设备、社交媒体、传感器和定位系统等“场景”正在推动未来真实、可感知的场景时空的构建,也将重构人与社会的关系。一方面,线上直播电商还原了线下店铺场景,让直播室和消费者的世界无限靠近。收红包、收优惠券、买一送一的线上活动,无疑是还原线下议价过程的另一种方式,让人们在网上体验到一种遥远的“在场”,从而实现人们无处不在的、遥远的参与。

  传播对象:被“要求”的虚拟社会场景。

  电子商务直播在很大程度上打破了现实社会的许多壁垒。人们可以根据自己对某个项目或主播的兴趣,跨越时间、空间、阶级、年龄的障碍,形成有趣的群体。电商直播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年轻人的需求。在当今高度原子化的社会,生活节奏快,职业竞争积累,买房成本高,是当代年轻人普遍的生活状态。虚拟电商直播的“传播”省略了人际互动的环节,网络的匿名性掩盖了受众的真实身份,吸引他们自由表达。他们可以在直播和购物的过程中发送,展示世界的孤独,寻求自己的存在感。

  传播内容:同时呈现多个符号。

  在由直播组成的直播场景中,偏好相同的用户之间的私人购买行为呈现出“团购”或“集体购物”的社区化倾向,会通过弹幕构建虚拟的、面对面的交流情境。在这种情况下,反馈和交互是同步的,远程的物理空间被压缩成一个共同的“在场”,文字、表情、图片、声音等各种交流符号同时呈现,让人们通过不同的符号内容在虚拟空间中进行热烈的交流。

  主流媒体和电商直播。

  不同的传统媒体根据自身的实际能力,主要有带货直播的布局,以及MCN机构的设立。

  公益直播。

  在新冠肺炎肺炎疫情期间,为了更好地帮助受灾地区恢复工作和生产,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各级媒体等具有较强公益属性的传统媒体为湖北等直播带来了商品,很好地帮助了受灾地区。例如,央视“段子首一歌”朱广权和淘宝主播李佳琪组成“朱晓佩琦”帮湖北一起在淘宝直播室卖农产品,全场1.2亿人观看,商品金额4014万元。商品公益直播充分体现了媒体的社会责任,社会效益得到了很好的实现。

  送货上门。

  近年来,经营收入陡然下降的传统媒体,看到了电商直播的好机会,为了获取真金白银,进行直播带货。目前各级媒体基本都是直播带货,尤其是地方媒体重点播出地方名优土特产。拥有巨大品牌影响力和众多知名主持人的央视,在直播带货方面遥遥领先。例如,在央视和国美带来的商品直播中,被网友誉为“央视男声”的央视主持人康辉、萨贝宁、朱广权、尼玛蒂,在颤音中第一次将商品带到了一起。3小时直播吸引了超过2358万人观看全网,颤音直播实时排名第一,3小时销售额5.286亿元。

  搞MCN组织。

  MCN作为主播经纪机构,可以有效连接主播、直播电商平台、商家和用户,为主播提供专业系统的服务。传统媒体在品牌、主播培训、IP项目孵化、客户资源等方面早就积累了优势。,这使他们能够更好地建立MCN机构。目前,湖南广电和浙江广电都建立了自己的MCN机构。

  传统媒体的MCN组织布局比社会化企业慢半拍。2018年下半年,市场能力较强的广电媒体开始布局MCN。

  首先,中国广播自然选择MCN于2018年7月成立。MCN业务分为自营账户、签约账户、品牌建设、电子商务、直播、代理运营等。

  第二,成立于2018年10月的湖南娱乐频道,孵化了MCN机构DramaTV。

  对网络电子商务直播的思考。

  电子商务直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越来越广泛和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方式,但其暴露出的审美取向、无序消费、技术控制等问题也越来越明显。如何引导电子商务直播的健康发展,是管理者、媒体、主播和受众需要共同考虑的问题。

  缺乏人的主体性。

  在电子商务直播中,由于技术、文化等因素的介入,人的主体性正在被重塑。视觉技术的发展加速了视觉文化的繁荣。屏幕阅读时代,很多主播的身体在直播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和很多商品一起融入到视觉场景中,成为观众消费的文化对象。在这个过程中,主播的身体变成了一个隐喻,用于分配各种符号,包括美丽、色情和时尚。隐喻的身体编码成为观众凝视和解读的对象,主播的主体性不复存在。

  另外,在电商对游戏的直播中,主播扮演了具有一定口碑和信任感的“意见领袖”角色,很多“粉丝”观众在意见领袖的召唤下或“粉丝”效应的冲动下放弃了审美意识和决策权,陷入了同样的网络名人产品和类似的服饰之中。即使是个性化的产品,一旦被电商直播大幅度“推广”,大批量生产最终也会导致“人人都一样”的局面,从而泯灭受众的个性。

  对技术的隐性控制。

  该算法建议用户根据其历史浏览数据和购买行为对个性化标签进行分类,并推送他们可能感兴趣的直播。如果用户长期对某个风格的商品感兴趣,那么长期感兴趣的推荐不仅仅是使用用户本人。


内容来源于本站原创或网络整理,涉及版权联系处理!

标签: 电商直播   MCN机构   供应链